真歧2

冷cp爱好者,懒癌晚期,选择纠结

望北之川:

有个tsn包场诶,转给首页妖都的小伙伴 ٩(❛ัᴗ❛ั⁎)

余佩佩嗳囧霖:

拖延症患者终于上了色……
今天才发给店家希望能够及时印出来啊!

以及来一波宣传!tsn妖都包场啊~18号18号~快上船!p4是群二维码(◍ ´꒳` ◍)

天果香:

浮光森林:

占tag抱歉XD
想在斑的生日当天举办一个小小的庆生会
性质是柱斑向的同好交流会。
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附近的一个西餐厅
大概20人上限 少一点也没关系XD
希望能给斑好好的过一次生日 然后也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同好小伙伴XD
非常欢迎大家来玩XD!
详情和更多的消息请看图W

有了两面佛,还有非酋成就吗?

。。其实不想要非酋成就,但我就是这么黑,不缺sr但也没有ssr。
所以如果有了两面佛,还有没有非酋成就。

火影的阴阳师手游玄学!

画木叶护额的图案!!!!
我出了鸟和吸血姬。
不要在上面画一横,叛忍只有r的丑时。

我同区的欧洲人

阴阳师手游。
我本来对本区的欧洲人是没什么自觉的,毕竟周围的太太都是非洲人,所以我非的不是那么明显。
结果一打觉醒材料,左边一个茨木右边一个酒吞。。。。

关若何何何快开学了:

无意看到了康师傅泡面的广告视频……最后有鸣佐。首先我就不吐槽你们住一块儿是干嘛了,佐助那个邪魅一笑就把鸣人看呆了我tm给99分……喷血
而且虽然演技真的是假他妈给假开门假到家了,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佐助这么帅???这么帅?????啊啊啊岂可修
视频👇
http://miaopai.com/show/k4vIEvXRSgodOpWVNhYTPg__.htm


鸣佐从2分23开始


我再说一遍这演技和配音真的神tm尴尬,全程想爆粗😂




还有注意下就能看见鸣人有摸佐助的胸啊!



越前曛:

莫嫣:

麻烦看到的各位帮扩!非常感谢。

南京暑期第一届TSN 茶话会一宣:

群号 139405782,进群以便收到最新信息。

感谢(lofter id:假面葡萄) 帮忙做的群宣图!~


Mirror Stage 镜像阶段:

社交网络TSN ——MEM亚克力立牌

尺寸:15cm

规格:透明亚克力

淘宝开团链接 戳我

淘宝开团链接 戳我

——

提前下定,截团了,架上是剩余。拍完就没了。

立牌成本高,做一发就结了。

(不是不刷,是刷不起第二波)

就这样 嗯 

想帝都SLO9场取的敲客服就行了。

抽奖!上海世博源火影忍者动画实境展7月3日16:15-18:15场2张票!

贝尔朵莉切:



起先呢是我和旁友买了两张周六火影展的票票,万万没想到旁友的老板突然把她拎进办公室:你这周六要来加班的晓得了伐?我和旁友流下了宽面条似的眼泪,只好又去买了周日的票票。万万没想到旁友的老板又把她拎进办公室:我想了想你周六就不用来加班了。我和旁友: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请允许我直白地形容一下当时的感受:他奶奶个腿儿的!讲道理,比资本主义压榨更可恶的是资本主义它说变就变!


 


以下是我和旁友暗搓搓的问答时间。


 


我:噶么我们去朋友圈挂挂多出来的票票吧


旁友:嗯好的呀,友情价么肯定转手的出去的呀


 


------------我是挂了两天的分割线------------


 


旁友:都是来问这问那的,问完就跑


我:所以我特地标注了“不要问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直接问我支付宝账号”


旁友:然后呢


我:然后就没有然后啦


 


但是!转手不出去也不能阻止姆们为票票寻觅到下家的脚步!感谢旁友的深明大义!我决定来lofter抽奖送福利!我不相信我送都送不出去!不过如果送也没人要那就真的尴尬了……


 


听我啰啰嗦嗦到这里的朋友们,感谢你们的耐心!现在开始说抽奖规则:想要票票的朋友在底下评论里留言,说说你喜欢火影的理由,或者喜欢谁,随便侃,科科。


 


#比如喜欢二柱子的中二#


#比如喜欢鼬哥的法令纹#


#比如喜欢蛇叔信仰科学#


 


截止到7月2日晚间23:00,我会和旁友挑出我们最喜欢的那条留言【就是那么不客观就是那么看心情】,然后票票们就是那个“你”的啦【2张票打包送同一个人】,你就可以邀请你的小伙伴一起去守护木叶的和平啦啦啦啦。


 


最后,7月3日16:15-18:15上海世博源火影实境展链接附上,戳我戳我

【莱花】我们的失败/It is our failures(一发完)

世界第一美少年Spidey:

Lex坐在角落里并不觉得自己显得很可怜需要别人的同情,他只是需要安静。


当那个男人撑着一柄黑色的伞将雨水隔绝在以他为中心,笼罩着Lex所在地之外,他并不觉得感激,他甚至觉得烦躁,他的眼神不耐,希冀那个人能识趣一点离开,然而,明显当对方自顾自地闯进他所在区域时候就不能指望这个男人能够识趣地离开。


他一点也不显得可怜,他只是浑身湿透了,发贴着脸颊,雨水顺着尖尖的下巴不断地滴下,顺着他的脖子钻进他的衣领里面,留下一路湿漉漉的印记。在这潮热多雨的新加坡,初来乍到的外国人忘记或者没有买到一柄合适的伞很正常,唯一让人在意的也许是因为他坐在角落里,每个人都需要属于自己的空间。


他刚看到有位长发及腰的女孩一边跟她的朋友打着电话一边嚎啕大哭着:“我并不是没有感情,我只是哭不出来而已,而现在我就在哭啊!我只是当时她离开的时候哭不出来而已……也许我真的没有感情,可我还是会觉得难过!”


她一路哭的伤心欲绝,脸上的泪水就像现在的雨水一样纵横在脸上,Lex并没有多管闲事出言安慰或者有人去安慰。


他坐在这儿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走过,有疲惫秃顶的中年男人,有穿着细高跟鞋昂首阔步的摩登女子,有听着音乐摇头晃脑的年轻人……脚步或急或快,都不曾停留在他面前,于是,这个男人为什么停在他眼前。


Lex抬头审视男人时候,他握着黑色塑料伞柄的手颤了一下。


即使夜晚角落里的灯光晦暗,那只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还是吸引了Lex的注意:“你的手像女人。”


他开口,这一回,是整个身体都震颤了一下。


“我像你的朋友?”


男人张张嘴似乎是想否认,最后选择摇了摇头,然后将垂在他身边的左手伸到他面前,透明的雨水一滴一滴落在那只手的掌心。


Lex没理那只手,径直站起来,盯着眼前人,男人避开了他的眼睛,修洁的手被收回,落在他的裤缝边。


他身上带着青涩与他那身做工良好颇有品味的高定西装之间处理的不是十分的融洽,Lex觉得可以用更好的词汇代替青涩——稚气。


他可以毫无防备地在深夜里任由一位来历不明的男人跟在他身后,最后到了他的住宅。
这种不谙世事的天真让Lex从袖中滑到掌心用指藏住的银色刀片最后又被藏回一开始待的地方。


如果他对我出手,我会拧断他脖子后再将他分尸埋在后花园里。


那不会是个好结局。


分尸并不好玩,人的骨头异常结实,需要用又重又利的刀断开,人的皮肉倒是简单,只需要又快又利的划开就好。


如果是对方先动了手,鉴于那挺拔笔直的身躯比他高出几英寸,让跟在他身后的裹在衣服里面的Lex显得像营养不良一般苍白瘦小与不值一提,Lex并不觉得自己会简单地制服对方。


最后,什么也没发生,这是好事,证明Lex不用考虑如何处理尸体,如何避人耳目,要避开他的邻居将尸体拖到花园里掩埋,要打扫房间抹去一切跟他有关的,要想好应对警察的口供。


Eduardo只是将他捡回了家,默认他跟了回去,默认他用了浴室洗了澡躺在他的客房里,默认他吃着他准备的早餐,仅此而已,特殊服务不需要,甚至于都不肯看他。


Lex在楼梯处用手臂拦住了准备回卧室休息的男人:“名字。”


男人吞咽了一下,这种强势压迫着他,让他不可抑制地微微战栗指节泛白地被握在身侧,这种躯体上不受控制表现出的抵触,让Lex盯着那张漂亮的脸时候有种他楚楚可怜的怜惜感,以至于他最后也没有强迫他说什么,这种诡异的油然而生的怜惜与想要更加接触的心情交错在一起躁动着。


当第三天他叉着意面将细长的面条卷起来的时候,对方声音里带着一点涩意:“Eduardo……我的名字。”


他没问Lex。


他说了他名字,Lex觉得应该要走了,他做的意大利面很好吃,也许会吃不到了。


Eduardo醒来的时候,一柄银色的小巧锋利的匕首贴在他的脖子上,微弱的光线里,Lex俯身盯着他,蓝色的眼睛在黑暗里泛着锐光。


Eduardo闭上眼睛。


“你瞧,你不能这样随随便便将一个人带回家,否则结局可能会是这样。”


他没有答话。


“也可能是这样。”


微凉的指尖从他眉心顺着高挺的鼻梁一路向下停在红润的唇瓣上,轻点了两下:“你要么演技太好,要么真的只是一位普通人。我看不透你,我不喜欢不明确的事物,可我觉得我也许喜欢你,因为我没有杀死你,所以当这是一个忠告,好吗,Eduardo。”


Eduardo还是没睁开眼,也许是吓僵了也许是自我催眠告诉自己只是在做梦,也许是寻找机会,Lex慢慢退回黑暗里。


等Eduardo醒来,就像昨晚只是一场梦魇,过去的三天被消失无踪的人一起带走成了一场幻觉。


他并没有因为那张脸太过于相似于Mark而将他带回,他看出他需要安静,他只是为他笼罩在身边的黑暗气息所不安,那一刻他觉得如果他没有带回他,对方也许会用他指上不断转动的刀片割开手腕,也许不会死,可他需要伤害自己来证明自己存在,这种条件反射般的泛滥关心归结于他自己试图讨好每个人的秉性。


最后的结局不算好不算坏,姜发的像猫咪一样的男人悄然无声潜进他的卧室,只是做了一场警告,没用他手中的瑞士军刀割断他的喉咙,甚至他第二天醒来,茶几上还压着一张支票,上面有他的名字——Lex Luthor.
还有一句建议:“你需要一名心理医生。”


没有哪场相遇是偶然的,即使是偶然,也不会发生在Lex Luthor的身上。


当Mark Zuckerberg被他揪着卷发抵在扶手上,而眼下是路灯璀璨一路消失在天边的柏油路,耳边的风呼呼的


他们在三十层楼的顶层。


“在非洲,如果你替一只动物取了名字,你就要对他负责,因为被人类抚养长大之后,那只动物会天然亲近人类,而偷猎者无处不在,这很致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联系Chris Hughes还有公开声明支持我竞选总统,就像你们支持那位该卸任的一样,我不会将你丢下去,可我觉得将Mr.Saverin绑架到这儿在你眼前丢下去一定非常好玩。”


“你知道的,曾经我的匕首贴在他脖子上面他都不曾反抗,我觉得那样太无趣,我们可以弄点好玩的事情。”


“尤其是,你该看看自己的表情真的非常有趣。我还以为你是机器人呢!原来你会害怕会担心呀。”


Lex的眼睛里放着光他用那种快语速配合他唇边的笑容让那张脸显得熠熠,就像孩子发现了什么新奇好玩的玩具。


“于是,你想清楚了吗?”他将Mark从边缘拉回来,扔到一边,对方顺势跌在地上,伸手到兜里不知道在掏什么东西,他翘起食指朝试图爬起来的Mark摇了摇:“嗯哼,稍等一下,我希望我还有……啊哈,还真被我找到了……”


那是一颗暴风果。


"成交吗?"他翘起嘴角,唇边带着一抹笑意,挑起左边的眉毛看着Mark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递给他:“樱桃味,希望你喜欢,即使不喜欢,也会比血的味道要好,你说是不是?”


"你最好别碰Wardo!"Mark朝他扑过来,他灵巧地侧身避开。


“你忘了我碰了,那柄刀只需要抹开他的脖子他就死了,”Lex调笑地伸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你该管好你的小鹿,别让他那么天真,总是被这张脸迷惑。”他指了指自己的脸:“我以前总嫌自己的长相太苍白不够英俊,谁知道劣势竟然也可以变成优点呢。”


他哼着不成曲的调子:“同意还是不同意?”


“除非我死!”


“我真遗憾你总是没办法摆正Mr.Saverin的位置,你死了对我没好处,考虑清楚,弄清楚他对你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再做决定,我们还会再……”


Lex身子一倾跪倒在地,带着一丝不思议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膝盖上一个窟窿正在潸潸流血,很快在那儿汇成一滩黑红色的液体。


“Wardo?”他抬头,对着眼前人笑起来:“我为什么一点也不觉得惊讶。毕竟也真没谁那么善良。”


“对于我,没有哪场偶遇是没有计划的,我倒是宁愿你是名自杀者,而不是行凶者。”Eduardo用枪指着他,皱着眉看了一眼脸上有些淤青的Mark:“他居然会受伤?我还真以为是台人工智能,毕竟我们已经有两位上帝了。”Eduardo盯着Lex,绕着他慢慢挡在Mark面前:“你的号码跳出来了两次,看样子这只是你从一开始就制定的计划,利用我?”他眉毛都快拧在一起了。


噗嗤一声,Lex笑出声,他摇摇晃晃着站起来:“我觉得我们该结婚,”他滑稽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Eduardo:“我们的观点……”


“恐怕不会,你会在监狱你度过你的余生,罪名是谋杀未遂。”


“我之前已经因为谋杀而入狱过。”他捂着伤口,朝Eduardo颌首:“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两道红色的激光在空中直直对着他的心脏还有Mark的额头:“慢慢放下你的枪。”


Eduardo不甘的瞪着Lex踮起一条脚,一瘸一拐地走到他面前,他用指在他胸膛上点了点他心脏位置的红色,“下次再见,Mr.Saverin。”


“到时候我会射穿你两条膝盖。”Eduardo冷冷地说。


Lex朝他露出洁白的牙齿:“好啊,都是你的。”


他一蹦一拖着那条受伤的腿走向了停在那儿涂着白色Lexcorp的直升机,在扶着机门要上去的时候顿了一下,打了一个响指,Eduardo发现那两束红线消失了。


迅速从地上捡起手枪瞄准已经坐上去的Lex,即使不能造成实质性伤害,也想给直升机留下几个洞,却只是看着姜发的男人笑着朝他挥了挥手,最后随着直升机越飞越远。


“你该加强你的安保。”
Eduardo将枪别回腰后,面无表情地看着Mark。


“我需要说谢谢吗?”Mark蹙起眉来。


“不,我追踪的是他,你只是举手之劳。”


“哦,”Mark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人字拖,再抬头时候已经看着那个人转身朝出口楼梯走去:“你为什么最后没对他来上几枪?就像电影里面演的那样?”


砰砰砰的三枪在地上开出弹坑在Mark的脚前不足一尺的地方,Mark吓了一跳几乎想要跳起来,他不敢置信地看向Eduardo。


“如你所愿。”Eduardo吹了一下枪口,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潇洒。


“这是我的错误?”他朝Eduardo喊道。


“这是我们的失败。”Eduardo没停下来脚步,他还要继续关注Lex,天知道他到底还会计划什么。*


*指莱花两个人都没完成自己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