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君

冷cp爱好者,懒癌晚期,选择纠结

【LE】我们的失败 03

世界第一美少年Spidey:


以Eduardo的工作受伤是正常,所以当Eduardo手臂上开了一个洞,一手交错的血流回来的时候,Lex并没有觉得意外,像火一般灼烧他胸口的情绪让他没时间去思索,他甚至带笑着,嘴角朝他露出一个弧度,扶住他。


“你该小心点”这句话的语气绝对嘲笑比关心更多,他帮Eduardo将西装扯下来。


他想尖叫,咒骂,踢东西,揪着Eduardo的衣襟将这混蛋扔到床上,用手铐,用锁链,用绳子,用他该死的能找到的随便什么东西将他困在床上,最好永远都不准离开这间房子——Eduardo口中的安全屋。他没有,他只是压下嘴里的苦意跟脑袋里那个疯狂Lex叫嚣着要将Eduardo一块一块拆吃入腹,让他完全属于他,这个混蛋才不会让他觉得胃像火烧般的难受。


他挂着可人笑容的将他手臂里的弹壳挑出来:“哎呀呀,真可惜,这条手臂没有废掉。”他用镊子拨了一下他鲜色的肉,那让Eduardo吃痛地闷哼了一声。


他的呼痛声惹得钴蓝色的眼里面似乎有熊熊火焰在燃烧,苍白的脸扭曲在一起,他嘴角神经质般地痉挛,他脑海里的人在叫嚣,我的仁慈!你活着是我的仁慈!而你有义务保护好我的恩赐。


失血过多导致Eduardo没办法像平日里或抗拒Lex的触碰,甚至他右手上的枪都被Lex深深厌恶地扔到地上,他甚至还幼稚地连连踩上好几脚:“该死的废物。”这句话像是在骂他的武器又像在骂他。


钉的一声弹片被扔到地上,Lex的手法很娴熟,Eduardo第一次觉得带回他盯着是件好事,就像伊利亚一样,他蓦的瞠大瞳仁:“Lex!”


Lex正因为他拒绝去医院而扣住他下颌骨,苍白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起来:“你要是想死,我可以现在就送你去见上帝,然后我会将你灌在水泥墙里,上面写着此地埋着最愚蠢之人。”


他从喉咙间低哮出来的威胁的话语第一次让Eduardo想笑。


“不行,Lex,那样我可能连骨头都会被上帝挖出来挫骨扬灰的……”他干巴巴地开口。


这句俏皮话没有平时的效果,Lex没理睬他,将伤口缝好包扎,Lex的脸比他还没有血色。


Eduardo隐隐觉得不安,他抓着Lex的手:“Lex……”


Lex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不定时炸弹一样的存在,无论是他脸上用来伪装的假笑还是他偶尔透露出的情绪,Eduardo从一定程度对于Lex是当成一位行凶者,无论是自杀还是谋杀都是一种犯罪。


Lex将视线从他满是血的手——因为一路在压住自己另一只手的伤口——移到他的脸上,他朝他扬了一下嘴角。


那是Eduardo被Lex注射了镇静剂陷入黑暗里最后能记起的画面。


Lex的笑容就像他要做坏事前的一个预兆,而他每次都忘了将眼睛从他笑容上移开去注意他的行为。


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不算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不算好,不好不坏,跟Lex在一起的结果。


Lex进来的时候手上全是血,却不是自己的,他显得很兴奋,头发乱糟糟的黏在脸上:“Wardo,我找到了那个混蛋,我将他整只左手臂卸下来,我并没有杀死他,你看,我是公道的,他伤你手臂,我也只伤了他一只手臂……”他绕着Eduardo的病床踱来踱去,蓝色的眼睛泛着诡异的光,他不停地重复着他怎么用刀将那个倒霉的撒玛利亚人特工钉死在墙上然后剁下那个人的整只手臂的,他手上的腥红色的血已经干涸,衬托的他的皮肤惨白。


Eduardo将手探进被里,摸上他自己枪套,那儿袖珍枪还在,他手覆在枪上,Lex扑在他的床边。


“不准再受伤!”他蛮横地对着Eduardo下着命令,然后俯身吻了吻他的唇:“永远也不准!”


薄凉的带着血腥味的吻……

评论

热度(8)

  1. 洛洛君千金难买爷乐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