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君

冷cp爱好者,懒癌晚期,选择纠结

【莱花】我们的失败/ It is our failures 02

世界第一美少年Spidey:

Lex不喜欢小孩子……


他脸上挂着和善又虚伪的笑容,在闪光灯下笑得亲近可人,一转身那笑容就从他脸上消失,背对着那群人借口说去洗手间,Lex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


镜子里的男人面无表情地对着空气吐出烟圈,他吸了一口。


“你可真是恶心!”


恶意的稚嫩的邪恶的甚至脆生生。


Lex转过身对着眼前的小鬼,脸上挂着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


不到他腰部的小布丁瞪着茶色的大眼睛,撇着嘴嫌弃地盯着他。


“你以为捐一大笔钱,再上个报纸,拍乖乖仔的脑袋,你就能赢得大家好感?告诉你,你这种人我见的多了,你们都只是一群恶心的政客,只为……”


“只为了选票跟钱。”Lex堵住小鬼的喋喋不休,他将烟在洗手池里按灭:“谢谢提醒,我知道我做这些的目的。”


被他的诚实钉在原处的小鬼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似乎不甘心于自己的对成年人世界的洞察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地被承认,最起码自己还没有演够正义的审判者。


“放心,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用刀片划开杀手们的脖子也不愿意跟你们在一起,福利院收我的钱,我要我的好名声,互惠互利,你可以因为我晚上多吃几片熏肉,或者能从办公室里多偷几块钱,所以别拆穿我,”Lex伸出手朝那个小鬼:“成交?”


啪一声他的手被打开,Lex偏首,所以他才讨厌小鬼,固执、任性、难缠,谁说孩子是天使?明明都是一群头上长角屁股上面拖尖着尾巴的小恶魔。


“你真讨厌!”恶狠狠仿佛诅咒他一般朝他做了一个鬼脸,一溜烟跑出去的小屁孩自鸣得意地还回头看看他有没有跟上来,后者却根本不在意又从烟盒里面掏出一支烟点上,舒服地吸了一口。


Lex远远耸了一下肩,他没时间理会这群期冀着自己无聊的举动会让大人们更在意他们一点的小鬼,实际上这一招根本不管用,不仅不会让大人们在乎他们,反而越发讨厌跟烦躁他们的存在。


他不喜欢孩子,男孩女孩都不喜欢,女人倒是喜欢。


最后是Lex借故拒绝了跟福利院孩童共进晚餐的邀约,那个刚收了他几百万捐款的男人松了一口气又夸张地故作遗憾,他当然知道那群围在他身边跟他一起作秀的小鬼们是怎样的秉性,顽劣、邪恶,可以带着天真的笑容扯碎一只蝴蝶的翅膀,或者是他们能抓住的任意有翅膀的生物,只要能玩,弄坏什么都是挂着开心肆意的笑容。


他一个人驱车回家,车里放着德彪西的月光,他也没别的碟子可以放了。


进入社区的时候,他让一位年轻的妈妈先走,带着蹦蹦跳跳的小女儿,Lex翘着嘴角微笑着回应对方谢意的欠首,等对方不再看他,那笑容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待的时候,他听到一阵吱嘠的荡秋千的声音,他正停在一个小小的游乐场附近,金色的阳光沐浴着修长手脚的男人,他的长手长脚使得他一边荡着,一边长腿停在原地,漂亮的修长的笔直的裹在剪裁合体的西装裤里的腿,这个男人总是这么不合时宜的穿着西装却又这么好看。


他摇下车窗:“Mr.Saverin,你还在监视我?”


男人瞪了他一眼,没有理睬他,仍旧吱嘠吱嘠地荡着秋千。


Lex打开车门走下去,Eduardo鼓着脸不爽地看着他一路过来坐在他的身边,秋千椅对于两个孩子来说也许绰绰有余,对于两个成年人却显得有些拥挤,尤其是Lex跨进去的时候,皮鞋在Eduardo的西装上留下一个印子时候。


“抱歉抱歉。”他道歉的真诚,脸上的笑容却虚假,Eduardo也没有理他,“你心情不好?”


如果说Lex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大概是他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所以即使对方明摆着不想说什么,他也会径直开口去问自己想要的问题。


可是当自私自利的混蛋会有很多好处,比如现在挤在Eduardo身边说话,那对茶褐色的眼睛盯着他的脸。


“再不滚开,我就一枪崩了你!”Lex看着那只皙白修长的手握着一柄小小的勃朗宁M1906抵在他腹部,上面花体的FN两个字母,低低地笑着:“你听从我的建议了,选了适合的袖珍枪?”


一扬手作势要揍上他脸,Lex顺势捉住Eduardo手腕,从袖中露出细白皮肤吸引着他情不自禁地就势在他腕上落下一个吻:“这么漂亮的手不适合因为打人而受伤。”


“现在,你愿意跟我聊一聊吗?”他唇边露出微笑的弧度,卷曲的发被阳光镀成金色:“或者喝一杯?”


注意到Eduardo呼吸顿了一下,钴蓝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利光,Lex舔了一下唇,唇上似乎残存着Eduardo的味道,他眯起眼睛细细地回味着,嗯,真像他喜欢的糖果……


可惜最后的结局Eduardo没跟他一起去喝一杯,而他也受不了屁股被秋千硌的痛,更别提他的车子最后因为乱停而被拖走。


在他跑车被拖走那一刻,Eduardo似乎笑得很开心,非常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这让Lex没再抱着拧断那些人脖子的想法,虽然那是自我欺骗,他还是想突突在每个人身上都开一个洞,可是Eduardo既然愿意都对他笑了,他不愿意毁掉这份好心情。


Mercy以前在的时候,当她还是一位刚来做实习生的傻姑娘时候,对他自然而然过度关切的讨好,建议他就他自己的暴力倾向与犯罪冲动去看一下心理医生,Lex觉得那不是暴力与犯罪,那是对力量的掌控与迷恋。


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弄脏了他自己的鞋子,导致他需要扔了鞋子,赤着脚走回去。


等第二次的时候他将抢Lex家族生意的竞争对手剖开肚子扔下游轮扔到海里喂鲨鱼时候,尽管不够有美感,却可以被评价为了无后患,虽然他因此被他父亲打了一巴掌,理由是血腥味让他觉得恶心,而且之后鲨鱼绕着他们的船一个星期都不肯离开。


人人都有稚嫩的实习期,之后他可以称得上是手段干净利落又不留痕迹,他好奇Eduardo第一次杀人是怎样的,会不会没出息的呕吐的一塌糊涂,还是一开始就颇有天分的极具专业精神,他不可能这么直接问,他会说:“你第一次杀人是怎样的?”


该死,他还真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那对幼鹿般清澈的棕色瞳孔缩了一下,完了,他刚搞砸了他们之间的好气氛,Eduardo从来都没杀过人。


Lex懊恼于他的愚蠢,跟懊恼他没防备Eduardo将指插进他卷发里,以为对方要吻他,实际上是揪着他长的让人极易抓住的发狠狠将他后脑勺砸向秋千的连接杠一样。


他还真是一个笨蛋,某一方面。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赤着脚,右脚腕上铐了电子锁,不惊讶。


啪嗒开门的声音,他转身对男人露出笑容,大大的咧到耳边的笑容,像爱丽丝梦游奇迹记里面的那只爱惜皮毛出卖了朋友的柴郡猫。


“我的小鹿,你比你看起来要坏多了。”


他朝Eduardo抱怨着,蓝色的眼睛却没一点波动,“你瞧,”他朝他翘起右脚,细瘦的苍白脚腕显得黑色的电子锁异常笨重:“你不记得吗,这只被你打穿膝盖过,我这儿还没完全好,”他卷起裤腿,絮絮叨叨的,指着膝盖骨上那圈比其他皮肤要深一点儿的褐色弹孔:“我阴雨天这儿会疼,带着这么重的东西,我会走不动路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假模假样一高一低的跛着腿走到Eduardo面前,玻璃球一般的蓝色眼睛一秒也没从Eduardo脸上移开视线。


“我知道你们的运作,跳出号码,解决行凶者,问题是我现在可没威胁谁要将他的小鹿扔下三十层的楼,”他已经走到了Eduardo面前,挑起Eduardo的领带,绕在苍白的指上把玩着:“你是在非法监禁。”


“对杀人犯来说明显不是。”Eduardo从他手中夺过自己的领带。


“我已经出狱了。Mr.Saverin,如果你寂寞想要谁来陪伴,我可以提供更好的。”Lex朝他眨眨眼,颇有暗示甚至可以说脸上的表情都有点下流。


“是在原先补上一枪,还是另一条腿?”
Eduardo其实是跟他是同一类人对不对,脸上挂着亲切可人的虚假笑容,做出的事却是用枪威胁着人,强迫他们弃恶从善,他只是多了甜头,一手糖果一手死亡,比Eduardo的手法多一个选择,也更有效。


“我说了两条都是你的,你不打算好好利用吗?”Lex微微歪着脑袋,笑得甚至都有些可爱,“这张脸不是很像Mark Zuckerberg?”


Eduardo就像被什么刺了一下,随后目光停在他脸上,仿佛在应证他的话一样。


迅尔不及地出手,Eduardo反应过来时候腰部的枪套里的东西已经被抢走,自己的袖珍枪被握在笑得一脸甜软以至于让他显的极其年轻稚气的脸:“看好自己的东西,Wardo。”在Eduardo思考如何夺过来,也许需要折断Lex的手腕,Lex将枪扔还了他:“你能抓住我甚至你活着,都是我一而再的纵容与仁慈,别辜负它们。”他挑着眉,薄唇笑成一道线。


“现在,我饿了,我想吃意大利面,最好再给我配杯麦芽酒,我会更乖的。”Lex哼哼着,舒服地坐到床边,翘起两条细弱的腿在床边晃着,注意到Eduardo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眼睛笑的弯弯的,就像天真可爱的孩子般。


也许我招惹了什么了不得的麻烦,Eduardo隐隐约约觉得不安。

评论

热度(9)

  1. 洛洛君千金难买爷乐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