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歧2

冷cp爱好者,懒癌晚期,选择纠结

脑洞

花朵官司后的公路旅行,不记下来的话我绝对不会写的。是时候自己割腿肉了。假设马总和花朵曾经计划过一个公路旅行。

你过了多久才走出来?
“两年?不,只有一年。剩下的一年里我反复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希望错的是他,因为他是个混蛋,所以现在无可挽回。但让人失望的是,他很努力的做个混蛋,可他并不是。是我,最开始是我搞砸了一切,于是后面的一切顺理成章。”

“你的生活中总会出现一个飓风,来势汹汹,将你的花园撹得一团糟,可那又怎么样?只不过是个花园,哪怕已经损坏到不能修复,人的一生那么长,终究该是会找到另一幢房子。”

“是的,我后悔了,但幸好一切都过去了。”


评论

热度(1)